爱吃虾的猫新冬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言情小说网www.tai-chi-qigong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品兰根本没在怕,反问:“我家的铺子我家要收就收,什么时候成了你家铺子?”

孙婆母:“那你家送来了我家,不就是我家的东西了?”

品兰:“那只是借给你们用用,从来没说就是你家的东西。”

孙婆母完全不懂经商理店,只能爆粗:“你个挨千刀的娼妇,满口喷粪!”

大房大娘子听到自己女儿被这么辱骂,立马站到品兰面前:“亲家,你嘴巴放干净点。”

孙婆母:“是她先胡说八道!明明是我家的东西,什么时候就成你家的?”

大房大娘子:“我们家当初送这些铺子过去,是指望你们家能善待我们淑儿,可听说你们把我家淑儿给打了,是吗?”

孙婆母一下子噎住,支支吾吾道:“打打……打了又怎么样?她生不出孩子来,又折腾得我儿子无心读书,我不打她打谁?”

大房大娘子原先以为只有孙志高打过淑兰,没想到孙婆母也动过手,回身去看在墙角边已经泣不成声的淑兰,大声问:“淑儿!这是真的吗?!”

淑兰哭得整个人都在抖,完全无法回答。

品兰红着眼冲到淑兰身边,拉起她的衣袖……雪白皓腕上,几道鲜红的血口子,痂都还没结好。

品兰双目赤红,把淑兰的整节袖子都撸上去……从手腕到大臂,全是青紫的伤疤,有些已经淡得看不见,有些还微微渗着血。

品兰啊的大叫一声,回身就要去打孙家婆,被淑兰用尽全力抱住。

品兰疯了一样指着孙婆母大叫:“我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
孙家婆母被吓到,往后退了两步,磕磕巴巴地说:“你你你你敢杀人?我儿子是秀才,你杀秀才的娘,你全家都得陪葬!”

大房老太太小声对贺老太太道:“老姐妹,求你帮帮我,帮我孙女看看她的伤。”她眼里的泪已经在打转。

贺老太太已经快要坐不住,听到这话立马起身:“什么求不求的,你孙女就跟我孙女一样,我这就去。”她起身从屏风后面绕过去找淑兰,大房大娘子的贴身嬷嬷也跟上一起,把淑兰和品兰都带进后院。

孙婆母眼见自己的媳妇被带走,急道:“你们干什么?怎么把我媳妇给带走了?你们想干什么?”

大房老太太沉声道:“我们盛家的女儿被打得浑身是伤,我们做长辈的总不好让她就这么敞着伤口疼下去,自然要给她疗伤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类型推荐阅读 More+
死人烧香,人偶坐堂

死人烧香,人偶坐堂

界玉
在咱们历史悠久的中华大地上,很多行业都有着自己的规矩和禁忌,越古老、神秘的手艺传承越是如此。 比如说“问米”不能问死因; 棺材匠不能给自己做棺材; 扎纸匠不能给纸人画眼睛; 出马顶香不能堂口不全...... 这些规矩和禁忌一旦违背,都会有极其恐怖的事情发生。
其他 连载 116万字